你的唐伞吖

我超短的

刚刚被屏惹
自我妄想的无脑产物
就想搞奶为www(变态吗

你瞒我瞒

*是沐欲   沐欲   沐欲
*自我满足产物  不爽不要看
*我活在过去
*o到没有c
*快乐就够了
____________________

欲为皱了皱眉。

游戏界面上,魔术师头顶冒出的气泡还没有消失,平日里看起来时间短暂的发言现在竟是如此漫长,让他心烦意乱。

“比心~~~~~”

啧。

弹幕上已经刷起了“绿为警告”这样的话,欲为才猛然想起自己还在直播,长时间的沉默让弹幕的语气更多了几分调侃。“干什么呢干什么呢?怎么到哪儿都和人亲亲嘴儿啊?”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欲为用轻松的语气说道。弹幕上更是一片欢乐了,想都不用想也能知道沐木那边在刷些什么。

但欲为不想面对。

他想,沐木和他组cp只是为了热度罢了,这种逢场作戏大家都心知肚明。他们说不定哪天就散了。就像头鱼和抱抱熊,虚伪和老白,仿佛从未相遇过。可是没人知道,心底那压抑情愫早已长出萌芽,悄悄的漫了整个心房。

“沐木是直男啊,被他知道了一定会觉得我很恶心吧。”欲为没有表白,他知道自己害怕了,他好想嘲笑自己的矫情与脆弱,可却又隐秘地渴望着爱,哪怕只有一点,哪怕是谎言。

回过神来,游戏已经开始了。是红教堂。欲为知道很多人都喜欢在这张地图里自定义,但这时却仿佛是上天对他最无情的讽刺。他用带笑的话语来伪装自己,手下的动作却越发急躁了起来。连续的失误,电机也一台台亮起,他好不容易看见一个人影,却是蓝胖子。勉强的保住了平局 ,欲为向大门拉了个锯。

“沐木一定还没走吧…… ”他想。门口的两个分身还在东张西望,但红色的脚印已经消失了。欲为连打两下分身,仿佛那就是沐木一样。“我还是没能留住他啊……”他颓然地小声自言自语,但又努力强打精神,和弹幕聊着天,开始了下一局游戏。

但他还是满脑子小沐木,满脑子那个身着婚礼司仪的魔术师。“基佬真恶心啊,还想跟直男谈恋爱。”结束了一天的直播,欲为瘫在椅子上,伸了个懒腰,自嘲地笑着。

准备伸手关掉电脑,右下角的企鹅却突然闪了起来。欲为白皙修长的手僵在了空中,双眼不可思议地瞪大了。

斗鱼、小沐木:我知道你下播了

斗鱼、小沐木:你是不是喜欢我?
_____________________
我是烂尾小王子
说不定有后续




假装我也是课代表

今天慕睦给叽叽开了舰长(啥。然后叽叽就一直想登录虎牙(他们真可爱),登不上之后弹幕都在刷“直接打钱吧”,叽叽笑:直接打钱了(好像是这样

然后快乐的玩起了甜蜜之家。

因为之前玩过前面的部分所以某大叽蹄子根本不慌,开局各种骚操作,各种调戏美工刀小姐姐(叽三岁实锤了),然后就是大型断腿现场了www

第一杰克在线断腿了解一下。

玩恐怖游戏的叽叽暴露原型,各种骚话各种奇怪的关注点都冒了出来。

“他好像没穿裤子,太没素质了。”
“这里有人在上厕所我们要不要去看一下”
“……”

叽叽真对得起他的账号名
请把会说“呵,天真。”的高冷屠皇还给我(土下座

然后是重点(划线
玩到医院二楼的时候突然伸出一只大手,叽叽没走过那里于是吓得大喊一声“wo ri ni ma”(你们屠皇怎么一个个都喜欢喊wo ri ni……),特别可爱特别真实,之后一直说自己被吓到了(可爱,想……)。

然后某皮断腿的杰克玩家就关掉了甜蜜之家,玩起了女神异闻录。(你怎么这么可爱
__________________

我屎一样的排版
如果哪儿记错了别骂我(土下座